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一品农家女

001 你不要了,我要!

书名:一品农家女|作者:凤栖梧桐|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4-08-10 14:43:20|字数:4035字
  揪紧被血浸染的衣裙,感受着腹中生命一点点流逝,苏子墨一脸绝望,哀求的看着面前的丈夫和闺蜜。  “看在我们认识十年的份上,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丈夫和闺蜜均一脸冷漠看着她苦苦挣扎。苏子墨泪涌眼眶,绝美的脸蛋惨白如纸,恨咬破唇,“为……为什么?”对她这么狠,对无辜的腹中孩子这么残忍?!  “哎呀,陈尧,你没有告诉苏苏吗?咱们一直以来为的可只有她苏家的钱哟。这孩子……本来就是为了让你将公司交给我们才设下的一个局,现在苏氏尽在我们手里,陈尧又怎么会要你那个孩子!”闺蜜素来恬静的脸此刻笑的狰狞。  “是吗?”苏子墨的脑袋轰然炸开,喃喃开口,却又似不死心的抬头看男人,“陈尧,你真的没有爱过我?除了钱,你就没有……其他想要的?”比如,她那颗爱的发苦的心。  男人俊朗的脸上露出讥讽的笑,“苏子墨,别问这么傻的问题,我爱的一直是夕儿,我要的也从来只有你的钱!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了……”  一直……从来……  一个亲近十年的闺蜜,一个亲密十年的爱人,居然从一开始就在设计她。  往日温馨点滴如浮影掠过,三人一起合计如何从苏家正牌军手里抢苏氏;如何设计让苏家一众嫡子嫡女失去老头子的信任;如何步履维艰,掌控苏氏董事会!甚至在她怀孕后将公司大权下放给二人,只因为她当他们是自己人!给予了全部信任!  “哈哈哈……”苏子墨蓦然狂笑,胸口热血翻滚,蓦地吐出一口血,零散的血点喷到床前的二人身上,看着男人怜惜搂着女人后腿的脚步,她美目充血,恨不能忍!  今日他们以毒药害她腹中骨肉,来日她必让他们血债血偿!  想要苏家财产,除非她死!  “讨厌,这可是今年巴黎的新款……陈尧,你看你老婆……”闺蜜娇柔的晃动男人的胳膊,撒娇炫耀状十足。  苏子墨笑,这动作方夕做了十年,她怎么就没有发现她的动作如此做作,如此让人作呕!  “贱人!”陈尧安抚的拍方夕的手,抬脚朝苏子墨踹过去。  苏子墨下意识双手护住腹部,却不料男人一脚踹上她心口,她来不及发出任何声响,后背嘭的撞上茶几棱,眼前一黑,失去知觉!  朦胧中,传来女人的呵斥责骂声,“傅家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不知检点的媳妇儿?大白天勾搭男人,教出的闺女小小年纪就敢跟长辈动手!还是举人家教出的闺女,我呸!你挡在路中间干啥,还不给我死一边儿去!就知道留你在家做饭不会安生,真是一群扫把星……”好聒噪,苏子墨难过的皱起眉头。  “今天要不好好教训她,她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略带心虚的男声。  “没气儿了,二姐死了,大伯把二姐踢死了,二姐……”一个哭泣的男孩儿声。  “杉儿,杉儿……”一个呜咽的女孩儿声。  疼!  胸口处传来压迫般的疼,耳边传来嘶哑的执念,“杉儿回魂了,杉儿回魂了……”一句一句,轻若未闻却不肯停歇!  妈妈,是妈妈在喊她吗?  她努力想睁开眼,唇间呢喃,“妈,我疼,好疼……”她心疼,疼的不能自抑!  妈妈早逝,她辗转几个孤儿院像垃圾一样被人丢来丢去,尝尽人间冷暖。若不是有人绑了她去勒索老头子,她怕是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有个财阀爸吧?  可有那几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正牌嫡子嫡女,她显得那么多余。  好不容易考了大学遇到陈尧,他那么温柔那么好,她以为找到了温暖,以为有了归宿有了家,不想却是一场无关情爱的金钱阴谋,她为他一句话夺家产,也因家产遭他抛弃!  妈妈,我真的很努力了,可是为什么走了那么远又回到了原点!我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爱我的人,这么简单的愿望为什么这么难实现?  泪从闭着的眼中涌出,嘶哑的叫魂声一顿,随即身子被紧紧搂入柔软的怀抱,“杉儿?杉儿……娘的杉儿……”竟是哽咽难成字。  苏子墨挣扎着终于睁开了眼,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抱着她的女人,穿着洗的发白的对襟青粗布上衣,松落的斜髻上插了一根看不出造型的木簪,双眼红肿,显然是哭了很久。看到她醒来,不敢置信的又落下眼泪,那张脸清柔静美,不是妈妈的却让她感觉到同样属于妈妈的温暖。  她昏沉着脑袋身子无意识的偎进女人的怀抱,满足般喟叹一声。  “杉儿,杉儿醒了……”呜咽的女孩儿声。  胸口又传来无法形容的疼楚,瞬间拽回苏子墨迷糊的神智,她揪紧胸口的衣服,脸瞬间白如纸,看到她煞白的颜色,女人紧张的想碰她印着鞋印的胸口却又怕碰疼她不敢动作,苏子墨难受的轻咳两声,喘了几口气,才抬眸去看所处的环境。  穿透的厅堂,堂前做支撑的木头柱子,看不清颜色的土墙,另类的茅草顶走廊,还有挂在走廊檐下的玉米!  这……究竟是哪里?!杉儿又是谁?苏子墨无言。  她是死了吗?被爱了十年的丈夫一碗毒药害了腹中孩子,一脚踹在心口。想起那背叛的痛,她胸口的疼似乎更难以忍受了。  “杉儿,你胸口疼吗?姐帮你揉揉……”女孩儿破涕为笑的声音带着一丝紧张,一双大眼紧紧的盯着她。  “二姐,吹吹。”  两张小脸凑到她眼前,女孩儿大约十四五的年纪,身材瘦小,脸色发黄,面貌却十分漂亮,跟抱着她的女人像了八分;男孩儿年纪更小,模样却一样出色,一摇一晃的扑倒在苏子墨怀中,核桃般红肿的双眼看着苏子墨,泪痕还在,脸上却已露出笑容。  “二姐,牛娃儿给我的葚子都给你吃,吃了就不疼了……”瘦小的手从衣兜里掏出一串暗紫色的小果子往苏子墨手里塞,看到串上许多已经坏掉正流汁的桑葚,小男孩儿扁扁嘴,难过的又落下泪。  苏子墨下意识就想劝他,嘴动了动,脑海中属于身体主人的记忆铺天盖地朝她涌来。  原来这小女孩名叫傅云杉,今年九岁,是傅家嫡亲的孙女。  傅家现如今是傅老爷子当家,老爷子和妻子傅杨氏身体康健,陆续生了八个儿子三个女儿,最后站住六个儿子二个女儿。  傅云杉是傅家五房傅明礼和傅楚氏的第四个孩子,父亲傅明礼是十里八村唯一的秀才,今年三十八,母亲楚栖云,三十六。傅云杉上面有一个哥哥,叫傅思宗,在傅家排行第六,今年十六岁,十三岁上就中了童生却因染上五石散成了废人!一个姐姐,叫傅剪秋,今年十五岁,还有一个天生体弱的弟弟,叫傅思祖,排行第八,只有七岁。  至于年号……对于脑海中冒出的天启皇朝,苏子墨表示她从未听说过。  “就说只轻轻踢了一下怎么会死,原来是装的,哼!一个小丫头片子敢跟长辈叫嚣!就是踢死也活该!”儒雅的脸,长相极好,一双眼却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  苏子墨皱眉。  “不怕不怕,娘在这里……”以为她在害怕,女人轻柔的拍着她的手安抚。  苏子墨看着身边紧张的三个人,心口似乎没有那么疼了。前世,妈妈虽宠她却早早离开人世,被老头子找回后又总被嫡哥嫡姐排斥陷害,老头子生意忙对她除了钱别无其他。这种被人担心的心情,她从来没有体会过。那个傅云杉真可怜,有这么心疼她护着她的家人,她怎么舍得死呢?要是她苏子墨,再怎么挣扎她也要活下去!  “爹,娘,五弟未归,楚氏如此不守妇道,理当浸猪笼!念在她为我们傅家生养了几个孩子的份上,就给她一封休书家去吧,至于她腹中的孩子……多给几碗红花给落了。还有这丫头片子捆了好好打一顿让她长长记性!”男人的视线落到一边微弯着腰的老者身上,看到老者没吭声,男人唇角勾起一抹笑,大手决定性的挥下。  老者旁边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抬头看了眼男人,嘴唇抿了抿却并未出声。  “表弟,你有什么话说?”男人轻蔑的扫了眼暗处的猥琐男。  “是她先勾引我,关我什么事儿!”猥琐男从暗处走出来,吊儿郎当的笑。  不守妇道?浸猪笼?藏红花落胎?苏子墨蹙眉,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向墙角的猥琐男,快速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  原来,那猥琐男人是杨氏哥哥的儿子,且是杨家这一辈唯一的独苗苗,好吃懒做,年过三十还没娶上媳妇儿,没事就来傅家蹭吃蹭喝。  这一日来到傅家,发现还未到饭点,家里人都下地未归。他无聊之下正准备再去溜达一圈却瞥见楚氏一人在灶屋忙活,就兴了占便宜的心思,嘴里说着不堪的话,手就要去碰楚氏,却不想楚氏拎起锅铲打的他抱头逃窜。  这情景恰好被三伯家三郎傅思容瞅见,开口叫嚷,楚氏在和杨家表叔打情骂俏!  抱柴回来的傅云杉气急,扔了柴抓起烧火棍就打三郎,“你胡说,我让你胡说……”  三郎恼羞大叫没上没下,妹妹打哥哥没规矩,婶娘勾搭表叔不要脸!最听不得有人不守规矩的大伯见状大怒,夺了傅云杉的烧火棍就要代自己的五弟打女教妻。  傅云杉气的落泪,“是表叔说话不中听,还想碰我娘,我娘才打他的,大伯你不分是非!”  大伯傅明孝更怒,将护妹的傅剪秋劈头打了一顿,又一脚踹上傅云杉心口,踹飞几米远,等意识到脚下力道太大时,傅云杉已当场吐血断了气儿!  记忆在这个地方戛然而止,苏子墨默然,因为辩驳被亲大伯一脚踹死,傅云杉死的何其可怜!  “你个丫头片子敢对哥哥动手,你不想活了你!我说六郎他娘,孩子没教好也就算了,你瞧你今天办的这是什么事儿,五弟也不过是几个月没归家,你居然就……真是羞死人了,平时看着怪正经的一个人,啧啧……哎呀,这名声传出去,以后我们傅家的女娃子可怎么找婆家啊,他大伯……”不用回头,这么唯恐天下不乱的必定是大舌头的三伯娘,她这是一口坐实了楚氏的罪名!  “不要!”傅剪秋哭叫着跪倒在男人身前,揪着男人的裤脚。  “我娘不是那样儿的人,是表叔的错!我看的很清楚,爷奶大伯,求求你们,不要休我娘,不要打掉我弟弟,真的不管娘的事!不要打妹妹,要打就打我好了……”傅剪秋呜咽着头碰碰的磕在地上,溅起厚厚的尘土。  “不许……娘……二姐……”小八执拗的站在男人的身前,小手紧攥着男人的衣摆,仿佛这样就能阻止他!  “秋儿,小八,到娘身边来。”女人嘶哑的声音在苏子墨头顶响起,“爹,娘,儿媳自嫁到傅家这么多年,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有目共睹,儿媳的错儿媳认,不是儿媳的错,纵使打死儿媳,儿媳也绝不会认!”  傅明孝眯起眼,笑的阴冷,“这可由不得你!今日我傅家休你是休定了!大郎他娘你赶紧去弄些红花来,不能让楚氏带着孽种出傅家门!让别人看到了咱们傅家还有什么脸面!我这个管家还要不要做了?”傅明孝指挥着自家婆娘周氏,一边不顾小八站不稳的小身子,一把扯回自己直缀的衣摆。  周氏应了声,转身朝后院走去。  “谁也不许碰我娘和妹妹!”傅剪秋磕头的动作一顿,猛地站起身,柔弱的身子颤抖着却坚定的挡在苏子墨和楚氏身前!  “秋儿……嗯……”楚氏捂着肚子,脸色突地煞白,人一下昏厥过去。  苏子墨忙反身搂住楚氏后仰的身子,这桩事她看的分明,听的清楚,被所谓的亲人逼迫至此,他们何其无辜!  而被他们护着的家人又何其幸福!  她想做那被家人护着的人!  苏子墨唇角缓缓勾起笑,目光如炬,傅云杉,这温暖既然你不要了,那我要!------题外话------  新人新文开坑开更,求拥抱求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溺爱成瘾

    姒锦 / 著 他爱她,视她如天使。她恨他,当他是恶魔。她逃,他追,她再逃……可是,直到最后她才发现...
  2. 倾天下:商女为后

    风雨归来兮 / 著 现代女高管溺水,穿越到寄居宁王府的小小孤女身上。为生存,抱王妃大腿代掌家,与侧妃合作...
  3. 一品夫人之农家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穿越成了童养媳?婆婆病倒,小夫君阴阳怪气不事生产,家境困难?没关系,穿越女理应自食其...
  4.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席妖妖 / 著 重生后的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从国民作家到国民天后,你差的只是一个有没有存稿的问题。连夜...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鸿运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