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梦里繁华过后

西出阳关无故人

书名:梦里繁华过后|作者:四淑|本书类别:仙侠|更新时间:2017-10-12 18:57:00|字数:5214字
  合着阳光,一名身着军装的少年,在一名随从的指引下向七王的书房走去。那男子年纪看起来与苏亦晨差不多,甚是有礼貌。对那引路的随从极客气。此时,七王正坐在椅子上把玩他手中的玉扳指。忽然,有人敲了敲门:“王爷,周将军来了”。七王将目光从玉扳指转移到了门口:“进来。”门轻轻地开了,是宁淼淼的副将,周三君。和王府的随从。接着周三君就走了进来,那随从将门轻轻一带。一进来,周三君就极的礼貌向七王行了个大礼:“参见王爷”。七王有点吃惊,本来下臣向王爷行礼是件极正常的事。如今,到显得有点儿目的不纯。七王:“将军请起。今日将军行如此大礼,难道有什么事与本王商议。”周三君倒是半点不婉转,直接就说了:“王爷,末将此次是奉宁将军之命。前来退婚。”七王显然已猜到周三君的来意,直接就拒绝了。“回去告诉你们将军,这桩婚事是我与他父亲定下的。要退婚也当由他父亲来。否则任何人来我都不会同意。”周三君面露微色:“王爷,我们将军也是出于好意。不想耽误郡主。我家老爷已经驾鹤而去,如何能来?”七王流露出痛惜之色:“哎!宁兄没等我就先去了。宁家危难之际,我怎可落井下石。这让天下人如何看我”。周三君本想接着劝服七王的,见七王态度坚决,只好作罢。“打搅王爷清修,末将先行告辞”。随后,便匆匆离去。七王心里有个算盘,自然不会答应退婚。他与皇帝关系不好,他日若是太后走了自己那还有立足之地。宁家手握兵权,与宁家联姻是最好的选择。更何况,宁淼淼的父亲离世不久,他借口要守孝不愿耽误苏亦真的幸福。七王怎能落人口实呢?  周三君走后,七王把苏亦真也叫了去。书房中,七王有些愧疚的看着苏亦真:“真儿,刚才宁家来退婚被我拒绝了。你可会怪为父”。苏亦真表面上说着:“怎么会呢?相信父亲的决定都是为我好。”可心里却不这么想:“不怪就怪了。都没问过我就替我决定了,这也太大男子主义了。”转念一想:“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真退了也不一定就好,到时候肯定马上逼婚,反正也是嫁一个不认识的人,晚几年说不定还有机会回去呢?就算回不去我也可以趁着这个时机好好去闯荡一番,万一遇到一个像李寻欢一样的大侠也説不定”。七王很是高兴:“你这么说,为父很欣慰啊”!苏亦真见七王高兴了,也趁机讨个好:“不过父王,我有一个请求”。七王慈祥的看着苏亦真:“什么请求,你说来听听”。苏亦真说道:“我想去南疆治病”。七爷慈祥的面孔立马严肃起来:“胡闹,那种鱼龙混杂之地,那多三教九流的江湖骗子。我堂堂七王府郡主怎么能去呢”?苏亦真见七王严肃起来,丝毫没有退让之意:“父王,我只是去治病而已”。“这宫中御医难道还不如江湖郎中吗”?七王说道。苏亦真心里很是不爽,又不能说出来:“这王爷真是老古董的代表,跟那个绿茶婊的王妃真是绝配啊!”苏亦真讨好的样子:“父王。这不是宫中太医束手无策吗?你就死马当活马医,让我去吧”。七王没有给苏亦真讨价还价的机会,呵责道:“不准去”。苏亦真见七王态度坚决,只好另想他法。  夜幕悄悄降临,一个身穿绿衣,绑着男子发髻的少女正在眺望四周。相似躲避这什么似的,行踪诡秘。细看,正是苏亦真。苏亦真正打算着去找苏亦晨,让他帮自己说服七王。苏亦真蹑手蹑脚的走进苏亦晨的院子,见院子外没有守卫,就大摇大摆的进去了。此时,房里灯还没息。一个人影正坐在房里看书,门没有关。苏亦晨老早就发现有人来了,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心里想:“她来干嘛,准没好事。自己不在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对付自己母亲和妹妹的”。苏亦真老远见着苏亦晨还没睡,就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苏亦晨,你还没睡啊!”苏亦晨仍旧看他的书,淡淡的道:“嗯!”像似对着空气说话一般。苏亦真唏嘘了一下:“干嘛!人家好心来找你。你就这样对我啊?”苏亦晨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苏亦真:“有事吧!”苏亦真丝毫没有因苏亦晨的态度而生气,反而堆着笑,撒娇般的说道“就是来看看大哥您,这么多年不在。妹妹我想你了不可以吗?怎么一定要有事才能来呢”?苏亦晨淡淡的说道:“这没人,有事就说吧”。苏亦真笑嘻嘻道:“确实有件事,我想去南疆治病,父王不让,所以来找你啰”!苏亦晨带着讽刺又不失礼貌的说道:“让我帮你,我们高贵的郡主居然找我这个庶出的帮你。你是在嘲笑我吗”?苏亦真还是舔着脸,毕竟是有求于人吗?“大哥。帮帮忙吗?父王最疼你了。人家真的好喜欢你啊。你忍心看着我的终身幸福就这样没了吗?”苏亦晨一转脸,接着看书。莫不经心的说着:“哦!”苏亦真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什么意思啊?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不同意吗?哦算什么啊!”苏亦晨还是在看书,不加理会她。苏亦真终于受不了了。她最受不了别人不理会她。她跺了跺脚,如以往与哥哥互怼的语气一般,霸道又有点怨气的说“:不帮也得帮。你一定会帮我的”。说完转头就走。苏亦晨对这样的苏亦真有些不习惯,抬头怪怪的看着苏亦真离去。其实,苏亦真心里也没底,不知道苏亦晨到底会不会帮他。  几天后,王爷居然同意苏亦真去南疆了,并且让苏亦真在苏亦晨去边疆的时候一同出发。苏亦真心里很感谢苏亦晨但是却没有说,因为她觉得苏亦晨帮她是应该的。就像她哥哥帮她一样,她也从未说过谢谢!两个月后,城门口。天气出奇的凉爽,对雁城来说。这是很难得的,似乎是为了今天这个日子特别知道的。人来人往,特别热闹。攘攘的一堆人在送别亭里,亭子里里外外都是人。基本都是些老弱妇孺。送别亭是雁城每个城门和渡口都有的。专门为那些即将出征和远游的人准备的。今天是苏亦晨随军去边疆的日子,苏亦真也和他一起走。挤在这里的人群都是来给亲人送别的。七王府自然少不得。人群中,七王率领七王府众人来给苏亦晨和苏亦真送别。送别亭被整个七王府的人给占了。周围都是七王府的侍卫,其他人都被赶走了。七王屹立在人群中,似乎整个世界都是他的。苏亦晨要整理军队出发的事宜,所以一早就来与七王告别了。此时,苏亦晨正在军队中忙碌着。没时间理会苏亦真。苏亦真坐在亭子里,听着七王和王妃的唠叨。不厌其烦,只得玩弄自己的手指。王妃面带忧虑的说:“此去路途遥远,南疆荒蛮。真儿要小心照顾自己。莫伤了身子。”苏亦真不咸不淡的答了句:“哦!”王妃对苏亦真满不在意的模样,早已习以为常。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七王祥和又无奈的看着苏亦真“:要是在那边有什么事,记得去找知州。一切本王都打点好了,知州会帮你解决的”。苏亦真依旧是满不在意的说着:“知道了。”此时,送别的队伍中忽然闹了起来,一堆人围着围着。人群中,一个衣着较好,身体发福的中年男子,对着一个衣着褴褛的老妇人嚷嚷着:“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这可是缎面。卖了你都赔不起。”边说边用手去拍打着刚才被那老妇人碰到的地方。原来,那人妇的儿子也要去边疆从军。老妇人是来给儿子送行的,却不小心碰到了那中年男子。那知这人蛮不讲理,只让她陪衣服便是。这妇人哪里赔得起,只一味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大爷,我不长眼弄脏了大爷你的衣服。我这就给你擦。”说完伸手就拿她的衣袖去擦。那知那人蛮横无理,抬腿就给了那妇人一脚。然后一脸嫌弃的拍了拍衣服:你的衣服比你干净不了多少。越擦越脏。是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啊!“这一脚正好踢中那妇人的腹部,那妇人顿时倒在地上,捂紧腹部缩成一团。大汗淋漓的,面色虚白。那中年男子本来是不肯罢休的,见情况不妙,只好转头就走。这时,一旁的苏亦真早已走了过去。站在那中年男子的身后。这男子走的急,哪里注意到苏亦真早已站在他身后。一转身就撞到了苏亦真。也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无理之人。也不道歉,立马就走。苏亦真大声叫喝着:”这位大哥,你撞了人难道不用道歉就走的吗?或者说你根本就不会道歉这件事啊!啊!我明白了。你不会是想配衣服吧!“说完立马就给那中年男子作了个揖:”这位大哥真是明事理的人。我这件衣服也便宜,就是件普通的云锦。太后皇祖母赐给我身边的丫头的。我看着颜色喜欢,就拿过来做了件衣服。看这位大哥衣着不凡,想必也是官宦人家吧!这一件小小的衣服也算不得什么。“其实,这男子只是个有小钱的商贾。哪里是什么官宦人家。若真是官宦人家或者有钱的富贾,怎会在这离别亭送儿子去当兵呢?只怕是早已花钱找人代替了。又怎会为了件缎面而大动肝火呢?缎面虽说是好东西,却也只算的平民眼中的奢侈品而已。显然这男子是穿的华丽一点来送儿子而已。衣服想必是常年压箱底当宝贝一般的收着,只等重要场面才拿出来吧!那中年男子一听苏亦真说”太后皇祖母“又衣着不凡,心中怕得很。连忙卑躬屈漆的作揖还礼:”对不起,小人不是故意的。还请小姐见谅。“苏亦真看着那中年男子窝囊的模样,不仅好笑道:”见谅。刚才大家可都看见了,是你自己对这位老妇人讲的。撞了人,弄脏衣服便要赔的。怎么,这才一会儿,你就不记得了吗?这里的人可都记着呢?大家说,是不是啊!“却不知这一笑是为这男子的前后态度转变的快而笑,还是因为从所未有过的权利带给她的快感。围观的众人早已对这男子非常不满,都大声嚷叫道:”对啊,你这是什么理。别人撞了你就要赔衣服钱,自己撞了人却不肯赔。“那男子见躲不过,只好忍痛赔衣服了。”小姐这衣服多少钱啊!小的这里有几两碎银子还请小姐收下。“说完就立马递上了钱袋子。苏亦真伸手接过钱袋,放在手中抛了抛。肆虐的笑道:”这点银子就想买下我这云锦。“那人那知织锦乃是四大名锦之一,加之先前苏亦真说是家里丫头穿的普通料子。以为也不过是普通的绸子,当是不值什么钱的。何况他本身也就只有那么几碎银子。”这位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吗?我这可是四大名锦之一的云锦“。苏亦真道。那男子对这些也甚了解,只以为是苏亦真在刁难他。”小姐,那你看着开个价吧!“苏亦真笑的更甜了,缓缓的道”:我开价?刚才你说你的衣服很贵,卖了那老妇人也赔不起。这样吧!你自己估个价,随便开,低一点也没关系。我也把你的命当做和衣服一般的价钱给买了。你开价吧!“这男子脸一下子黑了。这开的高的话,万一苏亦真让他自己买下。开的低,苏亦真就买下他的性命了。很是矛盾,不知如何开口。为难的看着苏亦真。苏亦真好似什么也没看见一般:”怎么。不开价,难道是嫌我的衣服一文不值。哦!原来你是一文不值得啊!“忽然变脸,愤怒的用左手抓住那人的衣襟,右手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往那人的脖子推去:”一个一文不值得垃圾还敢贬低别人。说你是垃圾都是侮辱了垃圾。既然是垃圾,留着也是占地方,不如就让我替天行道吧!“。七王府的人都在,齐齐的看着这边。那男子也不笨,当然知道哪些都是给苏亦真撑腰的。也不敢反抗。见簪子正往自己脖子上推,吓得立马跪地求饶:”小姐饶命啊!我这条贱命一文不值,就不要脏了小姐的手。小姐就大人有大量,饶了小人吧!“苏亦真忽的停手了,簪子就这样悬在那人的脖子上。”我刚才也说了,只要你开个价就行。既然你不开,我只好把你当“一文不值”的垃圾了。“苏亦真说道。那男子见苏亦真不依不饶,知道她是准备要敲他一笔,心一横,只好破财消灾了。”两百两。“那人说道。苏亦真满意的笑了”:好,两百两,便宜,我买下你的性命了“。手上却没有实际动作,显然是不满意这个价钱。那人见两百两还不能让苏亦真满意,顿时愣了一下。这两百两可是他多年的积蓄。没办法,性命重要。吞了吞口水:”五百两。这是小人的全部家当了。再多了真的没有。小姐饶命啊“。苏亦真也知五百两是极限了,再多了恐怕分文取不了。一副很勉强的样子说道”:那好吧!五百两就五百两“。苏亦真朝着那人伸手道:”钱呢?“那人不敢怠慢,讨好地说:”小人出门没带那么多银两,我这就回家给小姐去取“。苏亦真笑了笑:”去取,还会回吗?这样吧!我找个人回家同你去取。你看可以吗?“那人也不敢滑头:”是是是,依小姐的“。苏亦真对着不远处一个侍卫道:”劳烦这位大哥同去取下银两可好“。侍卫刚才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对这事可是很积极地。心里不知多敬佩苏亦真。侍卫走到那人身边”:请吧!“两人朝着男子的家走去。苏亦真忽然对那侍卫道:”拿到钱以后,你和这位老妇人三七分“。说完,那侍卫和一旁的老妇人都愣了。众人都拍手称快。等他们反映过来时,苏亦真早已走了。没有留给他们道谢的机会。回到送别亭里,苏亦真本以为七王会夸奖他几句。哪知道,七王不但没夸奖她,反而有些不悦。见苏亦真回来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女孩子,还没嫁人就在外面抛头露面的,成什么样子。“七王总是不怒自威的的气质,以至于这句本不轻不重的话,听起来却是特别难听的感觉。苏亦真原本还在笑的脸,瞬间也僵了。她嘟着嘴:”哦!“”城楼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副书生打扮,身着一袭青袍。虽是极普通的打扮,却是很有英气的。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很干净,很精神。这少年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只是不知他是如何想的。是同七王一样呢?还是别有一种见地。这就不得而知了。随后,这少年身边走来了一个年轻人。细看才发觉,原来这少年就是苏亦晨。两人在城楼上聊得很是起劲,像极了多年的好友。风越来越大,随着这风,行人也越走越远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暖宠之国民妖精怀里来

    三月棠墨 / 著 一见妖精误终身,盛大BOSS表示,从此节操是路人。一场狗血的车祸,楚小姐收获了一枚金...
  2. 溺宠之绝色毒医

    公子安爷 / 著 她,绝色淡然,温软呆萌。她是妙手回春的神医,亦是杀人于无形的毒医!她拥有一双可以透视...
  3. 妖孽病王娶哑妃

    铭荨 / 著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再次...
  4.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东木禾 / 著 花都温家三千金,个个貌美如花,是炽手可热的名媛淑女,提亲的人踏破门槛,而温家嫡出的大...
鸿运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