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一生的等待

第九章

书名:一生的等待|作者:凯歌鲁凯|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7-11-14 23:53:01|字数:6327字
  当晚,自胜打来的电话没接,短信也没回。她背着书包去了图书馆,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下午的那一幕难以释怀,但想着将要做的事,似乎又有些滑稽,情绪一下子振奋了许多。徐绽拿出钢笔跟信纸,略作思索后埋头写了起来。  自胜:  你好!  大概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一定会感到讶异吧?在手机、电脑的时代,谁还会写信?但对于你,我却忍不住要写这么一封信,希望你不要觉得冒昧。  先跟你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大一女生。自军训起,我就注意到了你。后来在鸿运国际官网,多次跟你擦肩而过。一开始,你还是单身一人,或者跟你同行的也是男生。但后来,随着时间的过去,我时常看到你跟一个并不怎么出色的女生走在一块,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是多么难过。你不知道,自那以后我的天空似乎再没有晴朗过。  想打探你的消息,但无从下手。多少次我想破开脸皮跟你搭讪,但女孩子的那点羞怯心让我始终没有那个勇气,在你面前我本有的自信也荡然无存了。  在我以为只能远远地看着你,没有机会靠近你的时候,上天却给了我惊喜。上天总是眷顾有心人的。  那天,经过球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把我吸引了过去。一开始我并没有多大兴趣,但偶然间在人群里看到了你的飒爽英姿,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激动。  于是,我的目光全落在你身上,你矫健的身姿,健美的体型深深吸引了我。你那男子汉的体格,更是让人朝思暮想。从此,每一场比赛我都会去找你的身影,通过社团慢慢知道了你。我想,我该把握这次机会,免得今后彼此遗憾,于是就提笔给你写信了。  我自信比你同行的女生漂亮百倍,是百倍哦。如果你见了我,你一定会弃暗投明,张开怀抱接纳我的。  想知道我的庐山面目吗?星期五晚上七点,科技楼207教室等你哦。不见不散。  钦慕你的女生  写完后,徐绽从头到尾读了几遍,然后她又修改了部分措辞,尽量让文字声情并茂,具有诱惑力。一开始是带着怒气起的这个念头,但写完后自己都有点忍俊不禁。  回到寝室,徐绽把写好的信叫王晴誊写一遍,第二天一早买上信封,下课时找了个不相识的同学把信给了他。  见信到了自胜手里,徐绽心怦怦直跳,她快跑着回了教室。  “信给了?”  “给了。”  “你真是小女生,还有心思玩这个。我们这种经历过波澜的就没兴致玩了。他要是真去了,你打算怎么办?”王晴不经意地说着。  这句话是响起的惊雷,徐绽这才意识到这里面的问题所在。自胜要真去了怎么办?这时候她才发现这封信倒是把自己逼到了难处,怎么办,万一自胜去了怎么办?那可就没退路了。真是冲动!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短暂地懊悔后她又自我安慰到,也好,他要真是三心二意早点让我看穿更好。  素不相识的人拿来个信封,说是给他的,自胜接过来看信封上写着他的名字正要详问,递信的人转身就走了。  他把信封翻转着看,一阵纳闷,谁会给他写信?等上课铃响后拆开了信。  信封拆开,一股清香飘来。自胜取出信,信纸是带着浪漫的彩色,还折成了个心形,写信人显然是精心挑选准备的,这是怎样的一封信?自胜愈加不解。  小心翼翼地把信纸拆开,字体娟秀,字句疏密得当,显然是女生的字体。自胜翻到后页看落款人,只有“钦慕你的女生”六个字。这信是谁写的?真是一头雾水!他从头看了起来。  匆匆览过,原来是封示爱信。想不到他还有这个魅力,自胜有点意外,但也心头一热,身心荡漾起来。隐藏在信纸背后的会是一个怎样漂亮的女生?信上说她比徐绽漂亮百倍,想着徐绽的模样,徐绽已经够漂亮了,比她还好看百倍,那是怎么个漂亮法?自胜实在琢磨不来那到底是有多美了。  这一堂课上得心猿意马,信读了多遍,正面、反面看了无数遍,甚至想象会不会有侦探小说里的情节,把信纸浸在水里或许还有更多内容显现,想得飘飘然,希冀着找出点线索,但全是惘然。  沉浸在对写信女生的想象中,时间过得很快,下课铃响起后自胜把信夹在书里,强按着兴奋出了教室。  一路上东张西望,心里都在笑。一边打量着漂亮女生,只要哪个女生像是瞟了他一眼,他总免不了多看几眼,同时想着给他写信的是不是这位女生。这样一想,自胜的目光更肆无忌惮,好像凡是长得好看的女生都给他写了信似的。  中午打电话叫徐绽吃饭,徐绽没接电话,短暂地不快后又抛之脑后,一个人吃过饭哼着小调回了寝室。  寝室里闹哄哄的,几个MP4争雄把音量放到了最大。  自胜把书包放下,在床铺上躺了下来。  陈帅对着镜子边梳着头发边哼着小调。  “张章,把声音放小点,你放的那首歌太吵了。”  “关了,关了。”李季白应和着。  今天收到女生给他写的信,自胜洋洋得意。他像是不经意地说道:“昨天说好的星期五聚餐我不去了。”  “咋了?”陈帅立马追问。  “说好了寝室里聚一次的,怎么又不去了,是不是约了女生?”张章柔声柔气地说着。  “叫你女朋友一起来,让我们也饱饱眼福。”李季白说道。  “没,不关徐绽一点事。”自胜又戛然而止。  “那是?昨天跟我妈说了周五不回跟室友聚餐,你还能有什么事,除了徐绽?”陈帅不高兴了。  “不关徐绽的事,中午休息会吧,下午还有课。”  “真是让人扫兴。”  “到底能有什么事?来学校这么久,大家还没痛快地喝过一次。这次说好的又取消,你不说就不说吧,我们也不想听。”陈帅有点愠怒了。  “他要是有事就取消吧,我得去院团委值班,可能没时间。酒有什么好喝的,多参加学校活动发展发展人脉才是,对以后有帮助的。”李季白求之不得想取消。  再不说看来他们是不会再追问了。自胜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像是漫不经心地说道:“也没什么事,今天收到个女生的信,叫我周五晚上到科技楼去见她。我是不想去,不过她信上说比徐绽漂亮百倍,我倒是很好奇。哎,事情多,真麻烦!”  陈帅想追问,但马上察觉出自胜的得意,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  寝室里谈话声静下来,只有MP4争鸣着。  饵抛了出去没有人上钩,石子抛在湖里却没有引起涟漪,自胜有点不痛快。他接着说道:“你们说我是去还是不去?给我拿个主意?”  “你刚不是说不去聚餐了?”张章说着。  “去吧,陷阱等着你,你去。缺了你咱们三个照样能喝,是不是,李季白?”  陷阱?像电光火石般闪了下,自胜满腔的得意一下子泄掉了大半。陈帅随意的一句话像一片阴影投下来。陷阱?自胜有点不思其解,这能有什么陷阱?  心理上不断宽慰自己,但又不能释怀。自己哪有这么大魅力引得女生写信,想来有点蹊跷。  “陈帅,你说我该不该去?昨天说好了的喝酒食言也不好。”  “我怎么知道该不该去,去吧,就算是陷阱,这陷阱也不会太深。”  这句看似支持他去的话实在只是坐实了陷阱的印象。室友的三言两语一下子把他炫耀的气焰浇灭。平心想来,的确有点不平常。这信会是谁写的?他忙掏出信,“陈帅,你给我看看这信,看去还是不去。”  “我没这心情给你看,自己想去就去,怕什么。”陈帅扳俏了。  “给我看一下。”自胜把信递到了他面前。  陈帅勉强接了过来,草草看过。  “字还是不错,你到底想去还是不想去?”  “去嘛,多一个选择也好。女人嘛,也要货比三家的。”李季白说着。  “不会吧,李季白,你这么正经的人也会说这样的话。要不要我给你多介绍几个锅庄舞社团的女生,上次那两个发展得怎么样了?”  李季白红着脸说道:“那两个我都看不上。谁要你介绍,等我大二或者大三当了学生会主席后学妹随便追,你们没看到那些贪腐官员哪个不是有很多情妇,有权力去追容易多了。我可不想花心思去讨好她们,得让她们来取悦我!”  “有志气,好好奋斗。”陈帅轻笑着说道。  “陈帅,你刚看了信,给我点参考。”  为挫败自胜的得意,陈帅随口说道:“这封信就是骗子写的,你看那字里行间多轻佻,什么‘你健美的体格’。”  “骗子,那不至于,我有什么骗的?”  “就骗你。这信什么时候收到的?”  “上午上课时。”  为极力证明这信不是其他女生写的,陈帅信口说道:“徐绽最近跟你闹矛盾没有?”  “昨天发了点脾气。”  “我看这封信就是徐绽写来试探你的,女生这点伎俩,你不知道?”  陈帅随意地推论一下让自胜目瞪口呆,难道自己真是被这信冲昏了头脑?徐绽平常古怪精灵,对这封信他拿着虽然开心,但心里也早有疑虑,只是不愿揭开而已,他多么愿意相信是自己有魅力,能让女生主动给他写信。为了在室友面前显派头,他尽量不往那方面想,现在被陈帅随口点中,更加坐实了他的不安,自胜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徐绽鬼点子这么多!不过还是被他识破了,失望中又带着几分喜悦。  但为了保住颜面,他驳斥道:“怎么可能,徐绽的字我还不认识。”  “管你信不信,反正喝酒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信纸背后的女生是徐绽?想象中其他女生带来的虚荣,徐绽的鬼点子有点防不胜防,真是惊险,但想来又有点趣味。真的会是徐绽写的?自胜再不敢掉以轻心了。  怎么办?直接问徐绽信是不是她写的,这样有点冒昧,而且也显得不懂情调。略作思索后,自胜决定先把这戏演下去,这是他表现的好机会。  在王晴的提醒下,纵有不乐,徐绽偶尔还是会接听自胜的电话。在周五之前,她要尽可能地不让自胜有所疑虑。  自胜了,他也乐得装作若无其事,反正一切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中。  几天来毫不露声色,徐绽倒是开始慌张。周五会发生什么事?他会不会瞒着不告诉她收到的信?自己出的主意现在压力全在自己身上!他要是在意她,怎么会不把收到的信告诉她?  一边告诫自己不要朝这方面想,但思维总是忍不住地翻来覆去,心里一阵阵难受。  周四吃晚饭后,自胜还没有跟她说收到信的事,徐绽有点黯然。她幽幽地说道:“你最近怎么样?”  自胜看着她的神情,爽朗地说道:“什么都好啊。”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过了今天,我们还会这样面对面坐着吃饭吗?”  徐绽动了感情,自胜有点不舍,好在今天是周四了。  “你最近有没有收到什么?”  “没收到什么。”自胜还是表现得若无其事。  “哦。”徐绽神色落寞地看了他一眼,低头拨弄着饭菜。  “我不想吃了,先回寝室。”说完起身了。  “不去散散步?”  “算了吧。”徐绽快步出了食堂。  徐绽的神态跟情绪让自胜更加肯定信是她写的了。  几天来她都在试探着问收到什么没有,而他半个字都不跟她透露,是不是太残忍?这几天她明显的情绪低落。  自胜收到了信竟然提都不跟她提,刚开始还觉得正好考验他,但现在她倒慌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真是煎熬。明天会怎么样,他要真去了科技楼207,他们的关系该如何处理?  这天夜里,徐绽很晚很晚很晚才睡着。  星期五一大早,自胜提着早饭到了徐绽寝室楼下。等徐绽下楼,他脸已经冻得通红。  见他在寒风中候着自己,徐绽有点心痛。一想到他现在还不说收到的信,又免不了的伤心。徐绽勉强挤出了个笑脸。  “你先吃早饭,吃完了我告诉你一件事。”  告诉我一件事?徐绽一愣,会不会是说那封信?  “什么事,你直接说?”她急不可耐。  “你先吃了早饭再说。”  徐绽一口一个包子马上吃完了。  “吃完了,可以说了。”她哽着喉咙说着。  “说了你不要生气。”  “你说,我不生气,大清早的。”  自胜拉开书包,拿出封信举到徐绽眼前晃着。  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安稳了。为此忐忑了好几天,今天他终于跟我坦白,他终究是喜欢我、在意我的。疑惑消散,徐绽心里笑开了花。  “这什么?是信吗?”  “我不知道,前几天别人给我的。”  “谁写给你的?”  “你自己打开看。”  徐绽佯装看了信,脸色一下严肃起来。  “想不到你这么有魅力,还有人给你写求爱信!”  “我有什么魅力,不过说实话,这封信文笔还过关。”  “什么叫还过关!”  听着心喜,但要表现得生气,这为难了徐绽。她装作随意地说道:“真的写得还过关吗?”  “真的不错。”  “那你今晚去见这女生去吧。”徐绽脸色马上晴转阴。  到了自胜表演的时刻,他说道:“要去今晚咱们一起去。”  “女生单独约你我去干吗,我字没人家写得好,文笔也不如人家,她还比我漂亮百倍,见了她我会自卑的。”  “哪里,你最好看,哪方面都是你最好。”  “信你留着吧,这是你今晚跟人会面的情物。”  心里的包袱放下了,但还不是表现心喜的时候,徐绽一本正经地说道:“信早收到了吧,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不等自胜接话,她又换上责备的口气接口说道:“是不是收到信的这几天在做思想斗争,做选择?真是三心二意,差点就见异思迁了吧。你去找那女生吧,反正你喜欢美女,她又比我漂亮百倍。”  说完快步往教学楼走去。自胜赶忙追上去说了一堆自责的话,徐绽表现出勉为其难地宽恕了他。  表面上产生了隔阂,但在内心各自都让对方的满意了,心贴近了许多。  当天下午,自胜叫徐绽陪他去科技楼见写信的女生,徐绽还佯装吃醋发了脾气。  傍晚七点,太阳已经沉落,但是西北的天空还是留在白昼的余韵中。蓝天白云渐渐隐去,天空慢慢变得灰暗。  这个时候,白天阳光带来的热量已经散去,温度一下子从暖秋到了寒冬。西北风怒吼着把白杨树干刮得哗哗作响,户外的行人行色匆匆。  “冷死了。你干吗要告诉我,要不这会一个人偷偷约会多好,我也不用跟你吹冷风。”徐绽缩着脖子搓着手倒着走,自胜正对着她,见她夸张的表情意蕴无穷。  一阵风袭来,卷起了漫天的灰土,自胜拉着徐绽躲到了墙角下。  避风的墙角,四目相对,隔着一步的距离,两人心都怦怦直跳。  徐绽温情地看着自胜说道:“你要干吗?快去教室,不然女生会等得着急。”  “我不想去教室了。”  “不去教室,叫别人等着也不好吧,走吧,去教室,我在外面等你,你进去看看那女生长得怎样,要是真比我漂亮百倍,你也多个选择。不是多个选择,你就跟她好吧。”  “说什么了,你一个我都吃不消。”  “哦,原来你是想两个都要。”  “不是这意思,不是这意思,你怎么这么说,我……我就没那么想。”  自胜急迫地想解释,但又不知说什么好,徐绽看着他挺可爱。  “真的是这样啊?真的不去教室见那女生?”  “嗯,真的不去。”  “多么好的机会,这样白白浪费,不值得吧。”  “值得,为了你,值得放弃整个花丛。”  “真的?”  “真的。”  “没有说谎?”  “没有说谎。”  “你这个白痴,真傻。哈哈,你真不用去教室,那个写信的女生就在你面前。”  “什么?就在我面前?”自胜表现得一脸惊讶,表情滴水不漏。同时心里想着真险,还好陈帅提醒了!  “是的,就在你面前。信是我写的。”徐绽已是得意的表情。  “你写的?”  “嗯,怎么样,上我的当了吧,哈哈哈,白痴。”  自胜完全进入了角色,“上你的当,我早就知道是你写的,所以才告诉你,不然……”  这句话在徐绽听来是狡辩,对自胜差不多是完完全全的大实话。  “你还嘴硬,在意我不好吗?你通过考验了。”  “我早就知道信是你写的。”  “还不服输,输给我又不丢面子。”  自胜想起陈帅电光火石般的“陷阱”二字,嘿嘿笑了出来。  “好冷。”徐绽跺起了脚。  “你抱抱我,冷死了。”  自胜把徐绽揽入怀中,她的气息扑鼻而来,心里一阵骚动,自胜陶醉了。  “以后我再也不试探你了,这次是我不好。你不知道我多么担心你不喜欢我了,信写好后又害怕你不把收到信的事告诉我,这几天课都没听好。”徐绽双手贴着自胜的肩膀,看着他说着。  “那天打球,给你擦汗的女生是叫万心怡吧,你怎么跟她那么亲密?我看得很不开心!”  “她给每个队友都擦汗的,又不单单是我,只是那天你凑巧看到的是我。”  “那天叫你吃饭你还不跟我去,跟她去了!”徐绽想起来就有气!  “那是公事啊,你理解下,不要生气,后来也没去。”  “你们联系多吗?”  “不多,没怎么联系过。”  徐绽也知道自己有点强词夺理,就没再说了。  风呼啸而过,自胜猛然间把徐绽搂得紧紧的。  徐绽略微挣扎了几下后顺从了。  他们就这样依偎着传递着情愫,不言不语却有无穷的滋味。外面天寒地冻,他们的世界却是暖意洋洋。  不知依偎了多久,自胜松开搂着的徐绽,双手搭到了她肩上。这个动作让两人隔着点距离正好四目相对。  “爱你。”自胜轻捏着徐绽的肩膀。  “没称呼。”徐绽脸色含着红润。  “徐绽,爱你。”自胜喘着粗气急不可耐地说道。  “没主语。”自胜的窘态,徐绽憋着闷笑着。  “徐绽,我爱你。”  “哈哈哈,好啊。”  “亲亲你。”  “亲了我以后就只能亲我哦。”  “嗯。你猜用我们那的话怎么说亲你?”  “怎么说?”  “跟你打啵。”  “那就是跟我打啵后,就只能跟我一个人打啵咯。”  哈哈哈,两人同时大笑出来。  夜色宁静,这躲避了西北风的角落里,是两个年轻人火热的青春。还有比这甜蜜温馨的时刻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宠婚VIP:玦爷娶一送三

    帝歌 / 著 楚未晞一不小心在车里睡了个男人,却被男人用枪拍着脸,威胁道:“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现...
  2. 盛宠之嫡女宸王妃

    觉醒的虾米 / 著 (本文纯属虚构,双处,爽文,无虐,欢迎入坑)上辈子的赵悦原本可以很幸福的,却错信他人...
  3. 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筱洛 / 著 夏依依是一名军医、特种兵。在一次对抗境外恐怖分子时牺牲,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穿越到...
  4. 太子有病

    笑无语 / 著 南旭国太子凤云渺,得了一种不撩拨人就会死的病。但,只撩一人。传言,太子云渺,开心之时...
鸿运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