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玄幻>暴躁小魔妃,鬼王长点心

第二十章、傀儡咒

书名:暴躁小魔妃,鬼王长点心|作者:幽一|本书类别:玄幻|更新时间:2017-12-06 19:05:00|字数:3235字
  离沉珂的水月宫里,总共有十五个宫女,五个太监。死去的宫女是外院的扫地丫鬟小杏,平日里跟外院的一个护理花草的丫鬟馨儿住一个房间,关系也比较好。很快水月宫里面跟馨儿关系比较好的人和门口的丫鬟就被带到明月昔和离沉珂跟前了。  明月昔先是审问了赵嬷嬷到水月宫的时间,赵嬷嬷离开肃宁宫的时候是大概是巳时,从肃宁宫到水月宫需要两刻钟左右的时间,和宫门口小丫鬟见到赵嬷嬷的时间相差无几。  而从水月宫门口到案发现场,大概需要半刻钟,若是走得快,花的时间可以更少。而宫女自杀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赵嬷嬷走到案发现场的时间。中间赵嬷嬷不会有时间临时威胁宫女自杀来陷害离沉珂,除非那个宫女早就是太后那边的人,所以赵嬷嬷只需要交待一下,宫女就会立马执行任务。  从时间点上,找不出任何毛病。明月昔和离沉珂又问了馨儿那个宫女平日里都跟那些人接触,什么时候出过水月宫之类的事情。  死去的宫女名叫小杏,到离沉珂的水月宫做扫地丫鬟已经两年了,平日里除了做事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也很少离开水月宫,除非有事的时候才会离开,由于只是个普通的宫女,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她离开水月宫都去干了什么。  这条路行不通,就得换一种方法呀。明月昔走到尸体旁边,从小杏手里拿过那柄匕首,让离沉珂安排人去查匕首的来历。  一个宫女,身上不可能随时带着一把匕首的。而且宫女入宫的时候都是要搜身检查的,不可以带任何东西入宫,连衣服都会在检查的时候换上宫里的衣服。作为一个普通的扫地宫女,她是没有办法去拿到一把匕首的,除非是有人给她的。  过了一会儿,一个太监就回来跟明月昔和离沉珂汇报说,那匕首并非是宫里的东西,加之匕首极其普通,没有任何特点,因此查不出来匕首的原主人是谁。  又一条线路断了。  明月昔皱着眉头,粉嫩的手指摩擦着下巴,围着小杏的尸体来回踱步,突然她在小杏的发丝间发现一根极为细小的鸟类的绒毛。她对着绒毛施了一个追踪咒,绒毛飘在了空中,往门外飞。  明月昔急忙跟离沉珂说:“跟上。”  离沉珂虽然心有疑惑,但还是利索的跟上了。  明月昔二人跟着绒毛到了水月宫极为偏僻的一处假山,假山有一个凹槽,凹槽里面停了一只信鸽。  信鸽正在吃食,旁边还有一张纸条。信鸽察觉到有人来了,振翅想要飞离,明月昔一把逮住它。然后拿起凹槽内的已经打开的信纸,上面写着:“一刻钟后,到九公主面前去自杀。”  明月昔和离沉珂看了一眼彼此,心下了然。时间差这一点行不通,原来是因为消息都是用信鸽传递的。  明月昔打趣离沉珂道:“九公主,你可得好好打扫自己的院子,不干净住着可不舒服。”言下之意便是,不要让别人的人进了自己的院子,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今日那人没有下令杀了她,只是泼脏水,若是要派人杀她,也是可以随意去其性命。  离沉珂在每个宫女和太监入水月宫的时候都会仔细盘查,却没想还是被人钻了空子。她派人去把事情的始末跟太后说了一遍,然后让人把小杏的尸体清理出去埋了。  明月昔邪邪的笑着说:“这小杏为忠心为主,不惜牺牲自己,她的尸,得让她的主子来收,也不枉费她这一条命。”  离沉珂不解的问:“什么意思?”  明月昔和离沉珂耳语了几句,离沉珂嘴角也扬起邪恶的笑容。要知道,若果离沉珂杀杏儿的罪名落实,离笑歌虽然可以保离沉珂不死。但离沉珂的名声却是妥妥的毁了,以后婚嫁也好、做事也好都会被人用有色眼镜去看待,相当于这辈子也就毁了,比直接派人来杀她还狠毒。  明月昔跟碧雅说:“差人去七王府说一声,我今晚不回去了,住九公主这里。”  “是。”碧雅知道,自家主子怕是要干坏事了,虽然跟明月昔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知道自家主子可不是省油的灯。  是夜,肃宁宫突然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一个宫女连滚带爬的哭喊道:“有鬼呀……有鬼……”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一脸呆滞的女子跟着那早已吓得魂飞魄散的宫女,机械的说着:“主子,我好痛,我好痛……”  宫女的尖叫瞬间引来了很多人,巡逻的侍卫急忙嚷到:“保护太后。”  然后拦住了那浑身是血的女子,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小杏。明月昔对小杏施了傀儡咒,小杏便会像傀儡一样任由明月昔操控。  一个侍卫提起刀就朝小杏劈去,小杏灵活的避开。然后又有一个侍卫从旁边夹击小杏,小杏依旧灵敏的躲开。小杏一边躲避着侍卫的攻击,一边朝太后所在的寝宫走去。  刚走到寝宫,一道强势的灵力朝小杏攻击过来,小杏凌空而起飘在院子里,声音凄厉的哭喊道:“我好痛……,我好痛……”虽然是哭喊着,可是小杏的面部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十分呆滞。哭喊的声音撕心裂肺而且十分尖利,让人听得头皮发麻。  刚刚对小杏使出灵力攻击的侍卫,再次出手。小杏却突然落在地上跪下,跪下之后尖利的嚷着:“主子,替我收尸……替我收尸……”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楼欢听见吵闹声,从寝宫里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一幕,随即温和的笑着说:“阿弥陀佛,这不是今日水月宫死去的小杏吗?怎的到肃宁宫来了。”  旁边的赵嬷嬷强装镇定,笑咪咪的说:“定是感受到了娘娘这里的佛光,娘娘宅心仁厚,她许是想娘娘替她超度。”没用的废物,死了还不安生。若不是她没有把那信纸处理掉,明月昔怎么会找到证据替离沉珂证明清白,让今天后续杀掉明月昔的计划落空。  “去水月宫将九公主请来,这小杏一直嚷着让她主子替她收尸,若是不了了她这心愿,本宫也无法替她超度呀。”楼欢依旧是那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在暗处的明月昔和离沉珂一阵恶心,明月昔甚至觉得自己的演技在太后面前,简直不要太真实了。  她手指一动,小杏立马快速的朝太后扑去,一边扑一边嚷到:“主子,主子,我好痛。”  赵嬷嬷挡在太后面前,一脚将小杏踹开,厉声呵斥到:“大胆刁奴,死了都不安生,还想伤太后娘娘。”  楼欢温和的拉开赵嬷嬷,一脸心疼的说:“小杏也是无辜之人,定是有人操控的。哎……,是何人如此残忍,连尸体都不放过。”一边说,还一边抹了抹眼泪。  明月昔此时,好想蹦出去给太后颁发一个白莲花金奖。小杏都这般直白的叫她主子了,她还装作不认识,顾左右而言它。  这个时候离沉珂故做着急的出现,一脸疑惑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而后突然尖叫一声,指着小杏的尸体惊慌失措的说:“小杏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差人把她埋了吗,是谁把她挖出来了,她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离沉珂一串儿的问题,问得一众人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一个。  这个时候太后哽咽这说:“小九,本宫也不知。”  赵嬷嬷一脸怒气的说:“这刁奴想刺杀太后娘娘。”  离沉珂也十分气愤的说:“白天的时候陷害我,现在有想要刺杀太后娘娘,背后之人可真是过分,太后娘娘,一定要让人找出背后的黑手,不然后宫将永无宁日。”  离沉珂话音刚落,小杏又突然厉声尖叫道:“太后……主子……好痛……收尸。”  围观的人听到小杏的话后,脸色皆是一变,心下疑惑,却也不敢去看太后娘娘的神色。直视太后,可是大不敬之罪。  但是为什么这个死去的小杏要称呼太后娘娘为主子呢,为什么死了之后都还要跑到太后娘娘这里来,让太后娘娘替她收尸呢。  可是太后娘娘一向宅心仁厚,众所周知。但能够在后宫中生存下来的,又岂是是良善之辈。尤其是先帝,后宫妃嫔极多。一众人心下想着,不禁后背有些发麻,大气都不敢出。  赵嬷嬷怕引来更多的人,也怕引起误会破坏了娘娘的美名,急忙嚷到:“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此等恶魂,怕是无法超度,只有诛杀了,还不赶紧动手。”  离沉珂看着那些人作势要攻击小杏,心下不忍。人都死了,她也不愿意在折腾她了。太后口吐莲花,装得那般善良,光用小杏也是扳不倒她的,今天无非是来吓吓她,恶心恶心她。她急忙说:“太后娘娘潜心礼佛,要不试试念一念往生咒,或许她就投胎去了。”  太后见离沉珂松口了,便温和的点了点头,念起了往生咒。想来这小杏如此,怕是那明月昔在捣鬼了。倒是有几分能耐,不过今日都没有损失,但下次在入宫,就没有这么便宜了。  明月昔自知在闹下去也无意义,便去了小杏身上的傀儡咒。小杏便瘫软了下去,也不叫了,也不闹了。  赵嬷嬷立马差人把小杏的尸体搬走了。  离笑歌隐身于暗处,看着同样躲在暗处操控小杏的明月昔,嘴角扬了扬,吐了几个字:还真是对得起小魔女这个称号。  太后寝宫的一处密道里,幽幽的响起一个声音:“这个七王妃有意思,竟然会咒术。”  在混元大陆,会咒术的人是极少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侯门毒妃

    真爱未凉 / 著 夫妻五年,她为他付出所有,他却在她难产之时,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烛!一尸两命,含恨而终,...
  2. 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越水樱 / 著 十三岁时,她被彻底逐出家族,永世不得入族谱豪门大小姐的身份不复,未婚夫被夺本在小城安...
  3.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荨秣泱泱 / 著 “妖孽,离爷远点!”某女一脸嫌弃。某男愤然撕衣,露出胸膛紫红印子,垂眸欲泣道:“小歌...
  4. 盛爱之至尊狂后

    猫猫寶貝 / 著 天才强者雪舞被陷害追杀,为报仇血洗凌宇大陆并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想,却重生为流云大陆十...
鸿运国际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