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婚劫难逃:顾少强势撩吻

001 想不起自己是谁

书名:婚劫难逃:顾少强势撩吻|作者:黑凤梨|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2-13 11:14:44|字数:3942字
  “给我打!狠狠的打!”  “我呸…也不照照镜子,什么玩意!”  “我去TMD…”  “我叫你曝光,老子先把你扒光了!”  一条破旧的小巷子里,一群穿得流里流气的小流氓,正对地上抱着头卷缩着身体,身着破旧衣服的年轻人,拳打脚踢。  年轻人的脚边有一副破碎的眼镜被狠狠的蹍入土里。两只眼镜脚,有一只已经折断,镜框完全变形。  几个小流氓嘴里,阵阵不屑的嘲讽怒骂声久久不停,充斥在倒地的年轻人耳际,犹如地狱里的恶鬼。  “咻…咻…”一阵赤耳的口哨声,从巷子的那一端传来。  “叔叔那边…就在那边…”一个稚幼,焦急的男孩声音跟着传来。  “糟了,警察来了!”  “老大,不好了,警察过来了。”一小罗罗道。  “彪哥,要不…我们先撤?改日再…”另一个贼眉鼠眼的罗罗道。  为首被称为彪哥青年男子一脸阴沉,额头皱了皱,额头的蜈蚣疤随着颤动,更显狰狞。  彪子听到口哨声时,其实身体也是震了一下,最近他们做的小动作过于频繁。上面的人似乎很满意,眼看目的马上达到。却被这小子破坏了这良好的势头。让他们几个怎么不恨?  彪子眸光暗了下来,不知道想了些什么,随后出声:“今天算你小子走运!我们走!”  男子一挥手,围着地上的年青的几个小混混一抬下巴,高傲的狗腿样:“走了走了,瞧他那熊样…不是男人。”  “下次再分不清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就没今天这么走运了。”彪子眼里带着鲜明厌恶,恶狠狠道。  其它混混也跟着附和,骂骂咧咧的远去。  人已远去,只是躺在地上的人,却久久没有动静。  突然高空中忽闪忽闪,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光点。朝着地上的趴卧的青年人的肚子钻了进去。红色的光芒在肚子处闪动了两下,便暗了下去。  一切回归平静。  片刻之后,地上的人睫毛轻轻的扇动了一下。  “在那边,东子叔叔快一点。”声音越来越近。  “小墨哥…小墨哥…”安小北一冲出墙拐角,就看到地上一动不动人,心慌的一声大叫。  撒开小腿朝趴在地上的安小墨冲了过去,猛的一下跪在安小墨身边,颤抖的双手不敢触碰地上衣服上全是鲜血的人。  眼泪哗啦啦如关不上的水笼头扑扑直掉:“哥…你怎么了…”  两位紧跟其后的警察,心里也是一沉,地上的血触目惊心,安小墨怕是凶多吉少。  “东子…”高个警察对另一个警察使了个不安的眼色。  被叫做东子的警察,缓缓蹲下身子,轻轻的将趴卧的安小墨翻了过来。安小墨双眼紧闭,一张惨白的小脸占染血点星星,额头上流下的血染更是染红了身上的破旧的白衫衣。  “哥…小墨哥…”安小北放声大哭,哭声好不悲凉。  东子拍了拍安小北稚嫩的肩膀,想把他拉入怀里安慰。  “东子叔叔,我小墨哥没死对不对?你们不是警察嘛?快救救小墨哥哥。捉坏人,那些坏人打我哥哥,你们快去捉呀。”安小北突然情绪激动,反手捉住东子的衣角拽着。双眼透着无措,又有对坏人的憎恨。  安小北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但因环境所致,有着正常年龄儿童没有的早熟,不过再早熟,见最亲的人倒在血泊里,也会害怕和哭泣。  东子的伸出的手僵在半空,面色难看的扭头看向高个子警察,张了张嘴,如梗在喉。  半晌  “强子…”东子眼神里带上了不甘和凶狠。  叫强子的警察轻轻的摇了摇头:“这帮混混跑不了,你我都知道背后的人的手段。局长大人已经发话了,让我们不要再管孤儿院的事了。不然你我都得滚回家喝西北风。”  “那现在怎么办?人就这样白死了嘛?”东子不甘的低吼,手掌的拳头狠狠的攥起,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你对我吼有什么用?我特麻希望这样嘛?强龙不压地头蛇,局长都没办法,你对我吼什么!”  强子也怒了,一把将头上的警帽撸下,狠狠摔到了墙上,转过身子,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陈旧的泥墙上,震落一墙的泥灰。  “哥…哥,你醒醒…”安小北突然发狠,趴在安小墨身上,没命的摆晃,鼻子眼泪糊了一脸。  “唔…”安小墨痛苦的呻吟。  “哥…小墨哥…”  又是一阵巨烈的摇晃。  “别…别摇了。”安小墨卷缩身体,挣扎着想往另一侧躲。谁特么这么缺德?五脏六腑要摇碎了,痛得想骂娘。  东子一惊,赶忙制止安小北:“小北不要摇了,你的小墨哥没死。”  东子急忙俯下头,仔细查看安小墨的情况。  “安小墨,醒醒…我们送你去医院。”东子心里也激动,轻轻的把安小墨扶了起来。强子也围了上来,一脸急色的查看。  “不要动我,让我缓缓,好疼!”一道亦男亦女的中音从安小墨嘴里呢喃出声。  “哪里痛?”强子轻声问,实则是想唤醒安小墨,不让她再睡。  三人都没在动作,紧盯着闭眼歪倒在东子肩侧的安小墨。  安小墨身材过于偏瘦,一米七多的身材,体重只有一百斤,和正常男子对比简直弱鸡一只,说句不好听的,太娘了。  平常喜欢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更给人一种木纳呆板的感觉。站在人群中,引不起他人的注意,简直是过目就忘。只是熟悉的人知道,安小墨的心很善良。  ……  这里是M镇,A国东部的一个偏远的一个古镇。这所小镇虽然贫穷,但是M镇有着小西杭之称。镇上有一条横穿青河的河流,河水清澈,冬暖夏凉。M镇的四周群山围绕,山林里山清水秀,古木参天,环境优美。  M镇虽然风景优美,但是地理置位太偏。想发展成旅游小镇却没资金,而且公路也未修通。镇上的年青男女都愿意往更大的城市发展,导致了此镇人口越发稀少越来越贫穷。  M镇的郊区外有一所建院很久的孤儿院,叫做爱童孤儿院。安小墨和安小北都就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  今年安小墨满十八周岁。成年了,大人了。安小墨也有生存的能力,便离开孤儿院独自生活。只是他一直视爱童孤儿院为自己的家,舍不得里面的孩子和老院长,便经常回孤儿院帮忙照顾。  安小北就是安小墨帮忙带大的。安小墨离开孤儿院时,安小北哭了一天,老院长没办法,便让安小北跟着安小墨到院外居住。  只是要求安小墨要时不时的带着安小北回孤儿院。因为安小墨还不达到领养孤儿的条件。由于安小墨,经常回院内帮忙,现在也算是半个孤儿院的员工。  近年,镇上来了一位大人物。说是要在M镇修建大型工厂。镇长李长河带着这位大人物,投资商考察了M镇。  这本是一件好事,只是投资商将规化的工厂图拿出来时,镇长为难了。  虽然建厂占地在偏郊区位置,但是还是要拆掉很多居民房。拆迁补偿,天经地义,投资商却不愿拿出来的合理的补偿款。  投资商的理由是,一部分钱用于修路。  镇长和投资商交涉了一年之久,终于达成了协意。投资商愿意再多加一层补偿款。虽然还是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  但是,投资商发话了,除了他们,不会再有其它人会给M镇再投资。意思不言而欲,差不多就可以了。工厂建成大量招收本镇劳动力,这是一个双赢的事。  镇长不知道怎么想的,便答应了。并给镇民做思想工做。不过这思想工作一做也是长达一年之久。  大部分村民终于点头。个别不同意的村民,也在协意书上签了字。  其实镇上的人都明白,里面的弯弯曲曲,只是他们有苦难言。因为不签字的人全都被小混混教训了一顿。  虽然镇民知道这些地痞流氓,打的旗号是看不顺眼就动手。但大家都知道,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怂恿些什么。  流氓们攻击的对象,其中就包括爱童孤儿院。  地痞流氓近半年,经常上孤儿院闹事,把院里的孩子吓得哇哇直叫。院长给治安人员反应过情况,治安人员也经常派人来,巡查。  只是警/察前脚刚走,后脚小混混就来了。有时偶尔会被逮个正着,但是人刚捉进局子,问完话,第二天便又被放了出来。  郭强和赵东就是经常巡逻的警/察之一。因为经常在那一带巡逻,所以便认识了经常回孤儿院的安小墨和安小北。  安小墨在M镇一家小网吧,做收银员。耳习目染了解了网络这个东西。知道了一些平台和传播手段,便在网上贴吧里曝光了流氓的打砸行为。  网民心里明镜一样,小流氓这种行为,一定是背后有人在撑腰呀。  此话题一出不到一小时,网上骂声一片,暗指明骂,想到什么骂什么。风向又变了。越骂越扯,一撸一路往上骂。  正当安小墨觉得这个话题能挑起更高层的人注意时,贴吧被封杀。回家的路上,直接被小混混围堵在小巷里,安小墨自知凶多吉少,便让安小北跑去报警。  也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小墨,醒醒…睁开眼睛和强子哥说说话。”郭强伸手轻拍了安小墨的脸颊。  安小墨的眼镜被小混混打碎后,脸上没了遮挡,郭强和赵东像是终于看清了赵小墨的脸。立体分明的五官,眼窝略深,偏中性的味道,杂乱的头发散落,却能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原来安小墨竟然这么帅?美?男子用帅,女子用美,安小墨好像两者都占了。这感觉怪怪的,不过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唔…”安小墨呻吟一声后,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双幽暗明亮的眼神直接撞入两人眼里。  “嘶…”郭强心里倒吸一口气。  这一双眼亮得惊心动魄。配上脸上的血,竟然美得吓人,美得勾魂。难怪安小墨一直带着那副厚厚的镜框。  郭强身体僵硬得有丝不自在,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看呆了。  安小墨迷迷糊糊的小眼神,转了一圈。她身后倚着一穿着警服的男子,正前方半跪着一个,旁边还有一个满脸鼻涕的小孩。  什么情况?  “你们是谁?这是哪?”安小墨眨吧眨吧眼睛,沙哑开口。  郭强和赵东均一愣,面面相觑。  安小墨不会是失忆了吧?  “他的头被打破了,很可能…”郭强欲言又止。  “先送医院包扎吧。”赵东沉声道。  “小墨哥哥,你终于醒了,呜呜呜…”安小北激动得又想往安小墨身上扑,只是下一秒便想起了,哥哥身上疼,不能扑。  安小北半跪着呜呜的哭泣。安小墨正想安慰,忽然像是听明白了小娃娃冲他喊的称喟。  “哥哥…。?”安小墨轻声呢喃。  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女的呢?手上动作超过思想。安小墨抬手就朝自己的胸部摸了上去。  额…胸肌太发达了吧!下一秒右手掌朝下方三角区覆了上去。不是带把的!  郭强和赵东被安小墨的流氓动作再次愣住。安小墨也愣住了,一扯过长的上衣,盖了上去。  时间停止三秒。两个大男人同时暴发出惊天笑声。  “哈哈哈…”  “安小墨,你在干嘛?那玩意没踢坏吧。太逗了,没想到你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担心这个,哈哈哈…”  安小墨脸刷的一下暴红。  卧操!她怎么会做出如此流氓的动作,脑子果然进水了。  不过这两个男人笑声真是太欠揍了!有没有?  她的脑识意一直告诉她是个女人,却突然被别人叫做哥哥,这真的是本能惊吓好嘛?  这好比,谁的钱包被别人告知丢了,第一反应不是全身上下摸呀。------题外话------  本文走向,偏娱乐圈。欢迎收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1. 上一章(快捷键:←)
  2. 下一章(快捷键:→)
神奇推荐位
  1. 溺爱成瘾

    姒锦 / 著 他爱她,视她如天使。她恨他,当他是恶魔。她逃,他追,她再逃……可是,直到最后她才发现...
  2. 倾天下:商女为后

    风雨归来兮 / 著 现代女高管溺水,穿越到寄居宁王府的小小孤女身上。为生存,抱王妃大腿代掌家,与侧妃合作...
  3. 一品夫人之农家贵妻

    文苑舒兰 / 著 穿越成了童养媳?婆婆病倒,小夫君阴阳怪气不事生产,家境困难?没关系,穿越女理应自食其...
  4. 娱乐头条:天后归来

    席妖妖 / 著 重生后的她明白了一个道理:从国民作家到国民天后,你差的只是一个有没有存稿的问题。连夜...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鸿运国际官网